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概况 >

受教育程度和“财商”不呈现强相关

  2017年1月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联合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,就全国4000多所高校及职业院校、1000多万在校大学生的消费数据进行了专门的梳理。这份账单涵盖购物、出行、理财、人际、公益等维度,同时细化了大学生关注的校际、性别、星座等方面的收支差异。
 
 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,大学生乐于体验方便、快捷的新事物。而中国移动支付的普及,让他们得以生活在一个无现金支付、讲究速度和便捷的时代。
 
  吴琳曾觉得移动支付可能只在年轻人之间流行,但现在她认为,从60后到00后都会用。父母通过支付宝给她打生活费,她陪母亲去小商品批发市场发现母亲都选择用手机支付。“我姥爷都会发红包。就是我姥姥不用,要不然我们家过年打麻将都可以不用‘毛票’了。”
 
  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中国90后移动支付占比近92%。中国大学生在支付宝上的人均支付金额(含转账、网购消费、发红包、理财等数据)约为40839元,较2015年增长97%。在大学生2016年人均支付笔数前50名的高校中,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以人均支付925笔位列第一。这50所高校的人均支付为670笔。
 
  四川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邵冲坦言,自己大一入学时,还需要用现金充值校园卡。但大三之后,就全面用手机支付功能进行充卡、完成各种校园缴费,包括学费、四六级考试等其他费用。
 
  但不同的地区仍有不同的状况。在甘肃一所高校读书的张禾认为,手机支付在自己的学校不是特别普遍。“大家习惯排队取现金,也习惯用现金支付”。
 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期待通过这份账单,更好地分析大学生消费习惯、收支状况,贴近式观察当今大学生的消费观、金钱观、价值观,对治理校园金融乱象、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。
 
  她记得最近一次花现金还是2016年圣诞节前,她去医院复诊,花9元挂了主任号。因为零钱不够,她向爸爸“借”了挂号费。“我爸问,挂号不能用手机支付啊?我说,好像还不能。”吴琳笑着说。
 
  吴琳是天津一所高校大三的学生,她觉得身边的大部分同学跟自己一样,在学校里,“钱包天天扔宿舍,出门手机外加一张校园卡。”因为在她看来,学校里几乎没有不能手机支付的地方,复印3角钱她也选择手机支付。
 
  “连学校里卖糖葫芦的小哥都能接受手机转账了!”那是一个不起眼儿的小推车,每串糖葫芦4元。她坦言,离开学校去别处时自己会带现金,以备不时之需。“不过也没多大用,”吴琳补充道,“所以每次爸妈问钱包里有钱吗,我都说有。一直就那两三百元,也不花,可不有嘛。”
 
  从美国天普大学读完研究生,陈婷选择回国工作。校园的移动支付她一时还不能适应。7年前,她在国内读本科的时候,校园里都是用学生卡和现金。在美国读书时,学校几乎到处都刷银行卡,“连1美金1瓶的水也是刷卡付,更安全和方便吧。”陈婷回忆,国外的校园用移动支付的地方很少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7-01-03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